牡丹的拒绝

…………
一个又冷又静的洛阳,让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枝繁叶茂的满园绿色,却仅有零零落落的几处浅红、几点粉白。一丛丛半人高的牡丹植株之上,昂然挺起千头万头硕大饱满的牡丹花苞,个个形同仙桃,却是朱唇紧闭,洁齿轻咬,薄薄的花瓣层层相裹,透出一副傲慢的冷色,绝无开花的意思。偌大的一个牡丹王国,竟然是一片黯淡萧瑟的灰绿……
一丝苍白的阳光伸出手竭力抚弄它,它却木然呆立,无动于衷。
惊愕伴随着失望和疑虑——你不知道牡丹为什么要拒绝,拒绝本该属于它的荣誉和赞颂?
于是看花人说这个洛阳牡丹真是徒有虚名;于是洛阳人摇头说其实洛阳牡丹从未如今年这样失约,这个春天实在太冷,寒流接着寒流,怎么能怪牡丹呢?
当年武则天皇帝令百花连夜速开,以待她明朝游玩上院,百花慑于皇威纷纷开放,惟独牡丹不从,宁可发配洛阳。如今怎能让牡丹轻易改了性子?
于是你面对绿色的牡丹园,只能竭尽你想象的空间。想象它在阳光与温暖中火热的激情;想象它在春晖里的辉煌与灿烂——牡丹开花是犹如解冻的大江,一夜间千朵万朵纵情怒放,排山倒海,惊天动地。那般浩荡。它积蓄了整整一年的精气,都在这短短几天中轰轰烈烈地并发出来。它不开则已,一开则倾其所有,挥洒净尽,终要开得一个倾国倾城,国色天香。
…………
于是你在无言的遗憾中感悟到,富贵与高贵只一字之差。同人一样,花儿也是有灵性、有品位之高低的。品位这东西为气为魂为筋骨为神韵只可意会。你叹服牡丹卓尔不群之姿,方知“品位”是多么容易被世人忽略或漠视的美。